いつか、この世は灰燼に帰する。

【喻黄喻】一篇重生文的若干个准备阶段

一路春白:

昨天发烧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脑洞_(:3


今天写完了233的番外又爆了手速迅速写了这篇,好佩服我自己哦( ̄︶ ̄)


顺便233应该四月会开预售


======================




喻文州四十来岁的某一天,春寒料峭的时候穿少了衣服,阴沟里翻船感冒了。


白天还堪堪抗得住,一下班回家就变本加厉地发起烧来,他外带了点清淡吃食回来,又从家里小药箱里摸出药来喝了,浑身乏力地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盖得严严实实等着发汗,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睡着了也不安稳,身上一阵热一阵冷,恍惚间好像做了个梦,梦里他在黑暗的甬道里独自走了很久很久,终于豁然开朗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缀着花朵的绿地,一个有着两对透明翅膀的精灵拖曳了长长的荧光如梦似幻地飞到了他面前。


如果这个精灵没有长着一张魏琛的脸的话这就是一幅美景了。


“喻文州,”精灵魏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材料又看了看喻文州的脸,好像在核对什么,“晚上好。”


“晚上好。”喻文州微笑,“您这是……兼职?”


“什么兼职!初次见面,我是专门管重生这一块的重生精灵,恭喜你运气爆表,抽中了我们最近退出的福利重生大礼包,可以拥有一次自由重生的机会,老夫就是来引导你的。”


饶是喻文州这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也愣了一下:“啊?什么是自由重生的机会?”


“重生文什么的,没看过吗?就是你可以保留现在的记忆重新再活一次,你可以回到你以前的任何一岁任何一天,可以扭转人生轨迹填补遗憾,厉害吧!”


“厉害,厉害……”


“本来重生这个事吧,是系统随机的,分配到从哪天开始就从哪天开始,不过你抽的是大礼包嘛,所以可以给你选择,你可以自由设定基础数据。”精灵魏没给喻文州继续质疑的机会,“那咱们就开始吧,不难,就是做几个选择题。”


 


“第一题……”


喻文州觉得脑子里还是晕乎乎的,但精灵魏看起来很忙的样子,他怕耽误人家的事情,于是打起精神来看眼前出现的一道选择题:「你选择重生到自己身上还是别人身上?A、自己;B、别人」。


“这是……”喻文州震惊,“到别人身上也叫重生吗?”


“那是,一看你就不了解套路,以别人的身份重来一次的人生也是新的人生嘛!”精灵魏又翻了翻喻文州的资料,“比如吧,你以前打电竞的,现在这个身体不是天生手速不行吗?你完全可以换一个手速高的身体呀,手速又高脑子又好使,你再在这个电竞领域里混的话无往而不利吧。”


“话虽然这么说……”


精灵魏一挥手:“这样吧,我们这个大礼包加载了试阅插件,每个选项都有一段预览影像的,你自己点开看看吧。”


喻文州眯起眼睛点开了选项B后面的「预览」,周围的情景立时变了,他站在一面镜子前,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还有点小帅,脑袋上滚动了两行字幕:「系统自动分配名字:宝宝。」


喻文州:“……”


还没等他有什么实质性的反应,一眨眼他又在比赛场上了,操作起游戏角色的感觉很奇妙,再没有了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窘迫感,每一个想法都可以忠实地反应在动作上,他从训练营开始就备受关注一帆风顺,几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被誉为“蓝雨之宝”。


喻文州:“……”


在一届冠军队伍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向他提问:“宝队长,众所周知蓝雨一直有以您为主和以黄副队长为主的两套战术,在最后团队赛的关键一战里选择了将战术核心放在你自己身上,这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呢?”


因为蓝雨著名的“双核”,在这个世界观里媒体和观众们之中的“双核内部有矛盾”猜测也算是一个流派了。喻文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黄少天,黄少天没说话,遥遥地朝他笑了一下,这个对视被媒体抓住了,放在第二天的报纸头版上,那张陌生的脸和黄少天相视而笑。标题是:「鲜花与掌声齐飞,宝宝共少天一笑」。


喻文州:“…………我还是选自己吧。”


精灵魏看出来他的担心:“没事,预览里这个名字是临时的,正式的可以选个好一点的名字。”


“那也还是选自己吧。”


“怎么,有手速了不好吗?”


“好,但是没有也不会怎么样呀。”喻文州笑笑,“感谢大礼包让我在预览里体会过了有手速的感觉,有这样的经历就够了。原来的手速也没太糟,我这么多年不是过来了嘛。”


 


精灵魏看了喻文州一眼,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还是重生在自己身上,那第二个问题,你要开启哪一条人生线呢?A、电竞线;B、总裁线;C、学者线;D、其他。”


“听起来像个养成游戏,不BE的吧?”


精灵魏老神在在地说:“那要看你自己经营了。”


喻文州在精灵魏的怂恿下又点开看总裁线的预览,精灵魏告诉他这条线会天生给他多加一点商业头脑的点,在里面他是商界天才,日进斗金,人人羡慕眼红的喻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每天早上在五万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每天有二三十个保洁小妹撞进他怀里。


喻文州:“……我觉得有哪里不对。”


精灵魏:“哎呀你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这个年代不爱上保洁小妹的总裁不是合格的总裁。”


喻文州:“……”


精灵魏:“哦~~~我懂了,给你改成保洁小哥可以了吧?”


喻文州:“…………算了还是不用麻烦了。”


喻文州又点开了学者线,这条线加了学术点,他戴了一副浅度数的眼镜,比以前更书卷气了,年纪轻轻就是著名大学的教授,代表论文和著作能列一排,讲课又风趣,广受学生们的欢迎。学校和学术界都很重视他,活生生一颗前途无量的学术新星。


喻文州笑着摇摇头:“真是抬爱了,我哪里能在哪里都发展得这么好呢。”


“虽然多少加了些点开了金手指,不过你本来就挺厉害的,如果专心做其他事情的话总归会不错的。”精灵魏说,顺便还安利了一下没有预览的“其他”,“总裁跟学者是你同人文里出现得比较多的形象……咳咳,反正就是系统目前做得比较完善的形象,其实其他里面也有很多别的选择,比如政客啊厨师啊特种兵啊……”


喻文州看了看自己基本上算是个宅的胳膊腿,怀疑地问:“特种兵?”


“呃,凡事皆有可能。”


“那我还是选电竞线好了。”


“啥?我给你安利了这么久你还是选原来的啊?你这人真没劲,不是已经打了这么久电竞了吗?难道你不想体会一下别的人生?”


“想是有点想,”喻文州一脸无辜,“可是难得又年轻了又能打了,我真的很想打荣耀啊。”


精灵魏竟有一点无言以对的意思。


喻文州又说了:“而且这个重生就我一个人重生了,我要是选了别的线,不就不能认识少天跟其他队友还有朋友了?那可不行。”


 


“好吧,看来我已经知道你第三题会选什么了。”精灵魏撇嘴,“第三题,重生以后还是选择加入蓝雨吗?A、是;B、不是。”


喻文州看着他笑。


“笑什么笑,你看看你,真是不开窍。资料上不是说你对所有职业都很有研究吗?那去别的队感受一下不一样的人生不也挺好的嘛!”


“可是我还要抱少天他们的大腿带我飞啊,别的队不会那么放心放飞我的吧?”


总是有这么多道理,精灵魏翻了个白眼:“好吧,这一题预览都不用看了,下一题,重生选了电竞线的话,退役之后想要开启什么线呢?A、在电竞协会当上班族;B、明星;C、记者;D、天师。”


喻文州:“………………天师是什么鬼?”


精灵魏:“这是大礼包嘛,给你搞点别具一格的天赋也是可以的。”


喻文州:“那为什么退役以后就不能当总裁了?”


精灵魏:“……”


喻文州迫于精灵魏的脸色,点开后面三个选项的预览看了看,明星的他退役以后参加了一个真人秀节目,因为性格好吸了很多粉,渐渐转型真的开始拍起戏来了。记者的他从电竞新闻转型到实事新闻,奔波在事件发生的第一线。天师……天师的他猝不及防地开了阴阳眼,捉鬼驱妖无不精通,堪称灵异界引人注目的新秀。


“明星就算了吧,”喻文州掰着手指开始算,“说句不要脸的话,我觉得我还在打比赛的时候已经够明星了,不太想招人注意了。记者也不太适合,一天到晚到处跑,我要在家死宅呢。天师……天师让专业的去吧,我这种半路出家的也太不尊重这种伟大的职业了。我还是跟现在一样当个混吃等死的上班族好了。”


 “没一点上进心!”精灵魏痛心疾首,半天才平复下来,“算了,反正下一届主席也内定你了,也算有点出息。那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喻文州等了半天:“嗯?最后一个问题是?”


“最后一个问题……”精灵魏似乎有点难以启齿,别扭了好一会儿还是开口了,“那我问了啊,最后一个问题,重生之后,你的感情线要怎么安排?A、结婚生子;B、还是跟黄少天在一起。”


喻文州这道题倒没有精灵魏想得那么干脆地做出选择,而是笑了笑问他:“我可以看看预览吗?”


“啊?哦,可以,当然可以。”


在这个预览里,喻文州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双方的父母对这桩恋爱都很满意,他们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从小就特别崇拜电竞选手的爸爸。他和黄少天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两个家庭都一直很幸福,没有质问和苛责,没有悲伤和鄙夷,一切都很美满。


“你想选这个吗?”精灵魏问他。


“没有,我就是想看一看。”


“看完不会想选吗?”


“可是如果因为想生活得容易一点想得到祝福就逃避自己,不觉得对女孩子太不公平了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你选了那条世界线的话,自然你也不会喜欢黄少天了。”


喻文州微笑起来,一副没办法的样子:“可是我不可能不喜欢少天的呀。”


精灵魏懵逼:“………………我怎么觉得我猝不及防被闪了一脸?!”


 


“你这人真是!”精灵魏有点急了,“你这样都选的原来的,你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傻呀你,你不想过得更容易一些吗?”


“我觉得我本来已经过得挺顺利的了,而且泥泞里也有泥泞的风景嘛,走过了泥泞才会觉得平地的可贵。”


“那你不想体会其他的人生吗?不会好奇吗?”


“好奇是好奇,可是如果会错过原本的朋友以及重要的人,那还是算了好了。”


“那你的人生都没有什么后悔的吗?来一点重生文里常见的桥段,比如要报复的人,比如错过的人或者机会,比如来不及完成的愿望?”


喻文州还是那一副笑模样:“以前没料到还有这样的好运气可以重来一次啊……”


因为是仅只一次而郑重对待的人生,所以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没有重来一次改头换面的必要。


精灵魏哑然半晌,摇了摇头:“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真是枉费你这么好的运气,算了,那我还是不把你从这个世界里带走好了,送你回去吧。”


走的时候精灵魏伸手在喻文州头上拍了拍,像在埋怨,又像在祝福,像当年魏琛也曾在训练营里拍过喻文州的头一样。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回到少年时的哪一天,还是生着病的四十来岁,浑身酸疼,但总归是退烧了,他咳嗽了两声,一动身子,额头上敷着的毛巾滑下来了。


黄少天听到了他的咳嗽,从厨房里出来了:“文州你醒啦?退烧了没有我摸摸看,哦哦哦还不错烧退下去了。生病了怎么不跟我说,跟我说我就早一点回来了,吓死我了我一回来就看到你烧得迷迷糊糊的,怎么我才出差几天你就病了,还说我要加衣服你自己不加衣服……别起来再躺会儿,要喝水吗?我在熬粥呢,待会儿吃点东西再吃药……老盯着我看什么?”


黄少天凑过去抵着喻文州的额头:“烧傻了啊?”


“没有,”喻文州笑,“就是觉得,我确实运气挺好的。”



评论
热度(1674)

© Emyrial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