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つか、この世は灰燼に帰する。

[乐评]Gunsn Roses——《海神之杨贵妃》的叹恨

星月流萤:

        这是一篇刊登在已停刊的《动漫时代》第23期的乐评,直到现在为止,偶也没看过小说版《炎の蜃気楼》,只知道它是日本最著名的耽美作品之一,之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流逝仍坚持要把它从古董铺里翻出来,是因为实在无法忘怀那份感动,可以说,这是唯一一张偶看了乐评后就马上奔出去下订单的台版概念音乐CD,而且这张CD在那时候就已经绝版了,拿到手的那段时间,疯狂到每天反反复复来回的听,尤其是那曲钢琴版《氷結の夜》,静谧而又温柔飘渺的旋律,曾经陪伴偶走过了最悲伤的日子,夜深人静的时候,关上门,静静地聆听着这首曲子,会让你的心情慢慢沉淀…… 

~·~·~·~·~·~·~·~·~·~·~·~·~·~·~·~·~·~·~·~·~·~·~·~·~·~·~·~·~

  Gunsn Roses——《海神之杨贵妃》的叹恨

BY 葵

  火红色的美丽凤凰展开羽翼,翩然降临。然而.作为保护大海和庇佑所有追求美丽的女子的神祉杨妃观音化身的美丽形象,却为了袭击女孩子而出现。女神的羽翼之下,因修学旅行而集结的女孩子们相继倒下…… 让人疑虑的事件,导致了“海神之杨贵”整个故事的开始——

作为收录在集英文库CABLET系列中的长篇女性小说《炎の蜃気楼》第一部最后部分的《海神之杨贵妃》的同名专辑,在片长50多分钟的音乐与歌曲里.以与文学体裁截然不同的“三点艺术”的表现形式,展示出了在“海神之杨贵妃”事件中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以及始终贯穿其中,令人潸然泪下、心痛难止的哀伤情感。

《炎の蜃気楼》本篇故事以日本战国时代错综复杂的争斗势力关系为背景,借用“怨灵”、 “换生”的手法,把故事场景转移到现代。

在德川家康统一天下以后,战国诸雄如织田、毛利、武田、北条……等势力的代表人物不甘心承认失败的事实,一直徘徊在世间,延至现代.并发动起了“暗战国”,意欲重分天下。而以“军神”——上杉谦信为幕后最终依靠的上杉势力.则担负起了“正义”的角色.被谦信选出的夜叉五人众上杉景虎、直江信纲、安田长秀、柿崎晴家和色部胜长在景虎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平息了在各处的怨灵骚动.把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怨灵送回黄泉之国。“海神之杨贵妃”事件之中.展开的是一场在织田、以大毛利为主的反织田联盟、海神的杨贵妃观音和上杉众四个分立势力之间的宏大战争。 

为了充实自己的实力,大毛利利用二战留下的众多怨灵作为恺甲,制造出了巨型的付丧神军舰“大和”号,并不断掳走海上的乘客,以取得活人的生气作为燃料和炮弹,准备迎战善于水战的织田“九鬼”水军。与此同时,传说中可以操纵潮汐的宝珠“潮涸琼”和“潮满琼”也被毛利视为必须取得之物。

但是两颗宝珠原本属于海神的杨贵妃,杨贵妃观音无法坐视用于控制海洋的宝物被充满怨恨的男人们拿来当作战争的工具。于是,侍奉杨贵妃观音的友姬——原为毛利主力大将.被称为“毛利二川”之一的吉川元春的妻子新庄局毅然背离丈夫,为了取回大海的宝物而投入战斗。在故事一开始的事端,就是因为友姬为了取得女孩子的精气作为对抗夺走宝珠的人的武器而做出的行为。

炎の蜃気楼的第二张专辑——《海神的杨贵妃》的构思基础.就是建立于这个结构庞大的故事体系之下。

本专辑的其中一个特点,是把相关故事中的重要形象,以独立的音乐片段表现了出来。

火红色的凤凰,是女神的灵魂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具现。在专辑起始之初,《女神》一曲在短短不到两分钟的音乐里,以略带点飘渺之感的清丽女声,加以始终缭绕其间的钢琴伴奏,把女神化身展翅一起一落之间的形象,展现在听者的感性认知之中。继而,在民间广为流传的中国唐代绝世美女杨贵妃作为海神进一步深化的形象,则在紧随其后的《海神之杨贵妃》(《わだつみの楊貴妃》)中出现。在本曲中,有一个从轻柔委婉的旋律到高昂、节奏分明的旋律的跳跃,既是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并温柔地庇佑着真心企求着美丽的所有女孩子,又同时司掌控制着变幻莫测、暗藏无穷力量的大海这两个方面的复合形象,不同于绘画或者文字的效果,留下了激发起人们无穷想象力的音乐印象。

作为本篇故事中最重要的焦点的两个道具——“大和”号付丧神军舰以及“潮涸琼”、“潮满琼“,也各自以歌曲《難破船》和音乐《満珠干珠》描绘了出来。

“大和”号因其体型极其巨大,并且以人魂为铠甲而坚固无比这两个特点,被视为永远无法击破的不败军舰。但是体现其形象的歌曲《難破船》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充满了刚毅气概。相反,歌曲中淡淡的悲哀,洋溢着人们对上天虔诚祈祷的深切愿望,因为,在毛利的诱导之下集结而来的二战时期的以及在二战中留下了深刻思考的所有人的灵魂,充溢在他们心中的,是即使是经过长久时间磨蚀仍然不曾减褪的追寻。怨灵们骚动着,不是为了那些复杂延续的战国战事,而是将自己在二战这场无意义的战争中死去而未竟的追求和愿望归付到了“大和”上面,坚固不破的“難破船”,是人类感情的凝结,与此同时,本曲也以烘托的手法,隐喻着主角两人,直江和景虎(高耶)之间充满了迷惘,不知驶往何方的感情归向。

而“满珠”与“干珠”则是两颗发散出七彩光辉的神气水晶宝珠.《満珠干珠》总体明朗优美的主旋律之下,没有间断地重复着细碎骚动的音符.象征着平静美丽的宝珠中隐藏着的不可估量的能量,同时,也象征着窥视着这两颗宝珠的男人们永远难以平息,在心底里一刻也无法平舒的无边欲壑。

故事一开始的时候,上杉众为了海上旅客的失踪、女学生莫名其妙的昏迷等一系列奇异事件开始切入调查,渐渐卷入了战争当中.伴随着上杉景虎最大的敌人——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复活,事情进一步复杂化。除了要应付不败的“大和”之外,景虎等人还要面对信长这个拥有可怕力量的宿敌。同时,由于景虎本身的特殊身份,原为雄踞一方的北条势力的子嗣,因为收养关系才成为上杉一员的原因,反织田同盟意欲利用景虎强大的力,并以景虎的后见人(注:指日本古代被选为教导辅助领主继承人的人)又是最近身的家臣直江信纲为人质逼迫他舍弃上杉,重新以“北条三郎”之名参与讨伐信长。在背叛与被背叛、阴谋与真实之间,景虎最终贯彻了一直以来支持着自己的,由义父大人谦信公所赋予的“正义使命”.同时挫败了织田、毛利两方,完美地解决了“海神的杨贵妃”事件。

在这期间,两个关键性的场景——《覇王復活》与最终的《厳島決戦》,同样以音乐表现了出来。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后者《厳島決戦》。一开始就给人强烈印象的音乐把在严岛附近“大和”与织田“九鬼”水军的作战的激烈场面感性地表达了出来。巨大的“大和”号不可抵挡的气势,以至后来被信长阴谋取得的满珠干珠在战争中发挥出的源自大海没有尽头的能量,翻起涛天巨浪等强烈的感觉,尽数揉合了在音乐当中。

正如以上.《炎の蜃気楼Ⅱ——海神之杨贵妃》专辑中的音乐在对文字故事的众多形象、场景阐述起了绝大部分的重要作用,表现出了故事不同凡响的浩大情节场面,而同时收录在专辑中的五首歌曲,连同前面提及的《難破船》,与其他四首一起,紧扣着小说中凄戚悲枪的感情故事。

即使没有看过《炎の蜃気楼》的朋友,也有可能会听过“直江”与“高耶”这两个形影不离的名字。小说《炎の蜃気楼》之所以能够取得莫大的成功,跟故事中这两个人留给千万读者深刻印象的关系密不可分。

“直江”也就是夜叉五人众中仅次于上杉景虎的“直江信纲”.而“高耶”则是上杉景虎为了留在现世所换生的宿体的名字。

四百年前的日本战国时代,由于上杉谦信的去世,上杉景虎和上杉谦信的另一个义子上杉景胜展开了争夺上杉领导权的战争,作为景胜方大将的直江信纲在“御馆之乱”一役中迫使景虎自杀身亡。两个人的开始,是带着生死仇恨的死敌。

景虎死后,灵魂一直得不到净化而化为“怨灵大将”,不断作乱:而在上杉景胜赢得了战争后不久,直江信纲也在没有留下子嗣的情况下去世。

景虎去世四年半后,已成为军神的谦信将景虎从“怨灵大将”的疯狂中唤醒,并赋予他留在世上调伏(注:佛教专用语,指把怨灵送回冥界的作法)怨灵的任务,还以“换生”的方式不断换取新的身体,持续留在世间。同时,直江被选作景虎的后见人,也换生归来,自此之后一直陪在景虎身边。

从那时开始到现代漫长的四百多年里,两人从相互仇恨敌对的立场渐渐发展到另一种极端的关系。

景虎作为一个独断独行却又有着非比常人的才能的统治者,不论对谁,都是一种光辉灿烂的形象,不管谁靠近都会不自觉地为他所吸引。同时,直江这个人虽然在表面上极其尊奉主从关系,对自己的君主忠心不二,本质上却有比一殷人更加大的野心。在如此悠长的时间中一直陪伴在自己理想中的完美形象——景虎身边.直江不断地想要压倒景虎,胜过景虎。对于直江的这种野心,景虎不但没有感到反感,反而是利用他的野心,更进一步把直江束缚在自己身边。与此同时,两个人比任何人都要更经常地在一起,所有的关切、保护都不是虚伪的产物。两人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胜者与败者之外,更加建立了一种超越了亲人、友人和爱人的深刻关系。两人之间的,是无法理清的复杂藤葛。

对于上杉换生者来说,自己本身就是一种极端矛盾的存在。以“秩序”为名,不断调伏怨灵,以此作为自己存在的惫义。然而,作为换生者自己,却必须通过夺取他人身体“换生”,才能继续留下.因此,从另一种角度而言,换生者才是更加破坏秩序的“罪人”。故事发展至《海神的杨贵妃》时,直江在此之上,更是由于四百年来对景虎的不断执着而使自身复杂感情不断扭曲、浑浊,灵魂因为心的疲倦而愈来愈虚弱,甚至失去了调伏怨灵工作所必须的“力”,面临着死亡无限逼近的境况。因为纠结在心中无法弥散的痛苦和迷惑,所以,四百年过于漫长的人生,一直以来盘踞心中的绝望情感,令直江无法不思考“终结”的问题。所谓的“天国之门(《Pearly  Gate》,注;众多传说之一中的天国之门在门楣上镶满珍珠)”对于绝对无法妥协的自己来说,到底是什么呢?自由?解放?放弃对景虎的执着,然后永远净化,不再存在于世上?绝望之中,直江所渴求的,是死在景虎的手中“以你的手,把我引领向天国之门”,所谓的解放,是否就是永久的消失呢?

而对于景虎——也就是高耶来说,直江是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可缺少的、比任何事物都要重要的存在。《留存着的痛》(《置いてきた痛みたちへ》)是高耶的心情追溯往事的描述。那是高耶心中隐藏着的直江没有陪在身边时的回忆。冰冷的街道、孤零零一个,漆黑的四周,自己就如同被舍弃的小猫一样,渴望着来自梦中似曾相识的的温暖和关怀……不管直江带给自己多少痛,能给予自己最渴望的所有一切的唯一存在,就是这个男人。所以,对于高耶来说,只有解放直江、离开直江这件事是唯一不可以做的。

然而,由于景虎本身的个性使然,两人始终无法坦陈自己对对方的渴求,一旦面对,又变得只会用言语的利刃,伤害着对方。

直到直江被吉川元春当作威胁景虎的人质软禁起来,景虎因为毛利在自己以“北条三郎”的名义签定了加入反织田联盟后仍然不肯释放直江而怒毁盟约,找到直江的最后一刻,直江才第一次以“真实”面对景虎。然而,在紧接而来的战斗中,直江为了保护景虎,被毛利方的首领辉元的子弹贯穿心脏,在景虎的怀抱中断绝了气息。

可以说,《海神的杨贵妃》,不,甚至整部《炎の蜃気楼》发展至这里,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部分。直江死了,终于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永远失去了他。高耶无法承受这个事实,抱着直江渐渐冰冷的尸体,说着“让我从这个恶梦中醒来”,继而是倾尽灵魂根柢之力的可怕大爆发!连精神也化做力量,片片碎裂……火光之中,是高耶失控的力所造成的惨绝人寰的地狱景况。专辑音乐巧妙地回避了这个过于惊天动地的场景,转而专注于高耶的“失去之痛”的刻画之上。

异常静谧的音乐印象,仿佛让人潜入了高耶变得漆黑一片的内心世界。失去直江就像失去了整个世界,呼吸着的空气如同毒药一样,连祈祷也做不到的痛苦,神是否已经遗忘了这个角落呢?高耶所有的软弱、悲痛,在《誓い~The Book Of Days~》,用呻吟般痛苦的音质,一一倾诉而出。这一首歌是全张专辑中特别推荐在深夜一个人,而且有点孤独的时候去听的一首,在那种情景之下静静聆听着这首歌,所有的黑暗悲伤的感情,愈加清晰入心。

在这种丧失之痛的情况下,如前所述,高耶一直用“梦境”的自我催眠麻痹了自己,把直江的死当成了梦境,然后以让人心痛的逞强的方式,完满的结束了“海神的杨贵妃”事件。

最终,专辑以《冰结之夜》(《氷結の夜ピアノ ヴァージョン》)的钢琴曲版结尾。《 冰结之夜》的歌曲版收录在了故事的首张同名专辑中,歌曲从一开始是人声清唱,然后渐渐加入浅淡的音乐.同样也是结尾的曲目。虽然是同一首曲子,这里却带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印象.钢琴曲版的《冰结之夜》,并没有给人太多的哀伤低沉感觉,反而在第二乐段中的和弦让人感到无比温柔,温柔之余,造成了淡淡的虚幻若梦的印象,以不同的方式,呼应着前一首如同祈祷般的《飞翔~永无休止的梦~》(《飛翔~終わらない夢~》)。活下来的人,可以做的,就只有不断地不断地,即使是在梦中,也只重复着渴望对方的符号般的记号,不管事实如何,只有他存在的世界,才是自己认可的“现实”。《氷結の夜》仿如现实的复写,永无休止的梦的延续,只是一个依照心愿塑造的“伪装”现实而已。

随着钢琴的音乐渐渐消逝,通往将来的,是持续温柔的梦境,还是……

~·~·~·~·~·~·~·~·~·~·~·~·~·~·~·~·~·~·~·~·~·~·~·~·~·~·~·~·~

《炎の蜃気楼Ⅱ——海神之杨贵妃》曲目

01 - 女神  

02 - わだつみの楊貴妃  

03 – Pearly  Gate   

04 - 置いてきた痛みたちへ  

05 - 海ゆかば

06 - 覇王復活  

07 - 難破船  

08 - 満珠干珠  

09 - 誓い~The Book Of Days~  

10 - 厳島決戦

11 - 飛翔~終わらない夢~  

12 - 氷結の夜ピアノ ヴァージョン

13 -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飛翔~終らない夢~(ピアノ&チェロ)」

评论
热度(5)
  1. Emyriallia星月流萤 转载了此文字

© Emyrial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