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つか、この世は灰燼に帰する。

【喻黄喻】一篇重生文的若干个准备阶段

一路春白:

昨天发烧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脑洞_(:3


今天写完了233的番外又爆了手速迅速写了这篇,好佩服我自己哦( ̄︶ ̄)


顺便233应该四月会开预售


======================



喻文州四十来岁的某一天,春寒料峭的时候穿少了衣服,阴沟里翻船感冒了。


白天还堪堪抗得住,一下班回家就变本加厉地发起烧来,他外带了点清淡吃食回来,又从家里小药箱里摸出药来喝了,浑身乏力地洗漱了一番躺在床上盖得严严实实等着发汗,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睡着了也不安稳,身上一阵热一阵冷,恍惚间好像做了个梦,梦里他在黑暗的甬道里独自走了很久很久...

【重读HP】之 格林德沃的魅力与情感

Horus:

一、发现自己之前对于文学人物的热爱都属于叶公好龙,是从看到Gellert Grindelwald那句“Will we die,just a little?”开始的。



当年我看的坑爹的翻译是“要你们死得好看”,有同学的版本是“我还会回来的(灰太狼你怎么来了)”,手头下载版字幕的版本是“后会有期”。幸亏感觉差太多,我终于抬眼看了一下英文字幕,那首“Every time we say goodbye, we die a little”的歌在脑中响起(因钱德勒《漫长的告别》,这句话广为人知),啊,那是来自法国的诗Rondel de l'adieu(作者是Edmond Haraucourt...

[乐评]Gunsn Roses——《海神之杨贵妃》的叹恨

星月流萤:

        这是一篇刊登在已停刊的《动漫时代》第23期的乐评,直到现在为止,偶也没看过小说版《炎の蜃気楼》,只知道它是日本最著名的耽美作品之一,之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流逝仍坚持要把它从古董铺里翻出来,是因为实在无法忘怀那份感动,可以说,这是唯一一张偶看了乐评后就马上奔出去下订单的台版概念音乐CD,而且这张CD在那时候就已经绝版了,拿到手的那段时间,疯狂到每天反反复复来回的听,尤其是那曲钢琴版《氷結の夜》,静谧而又温柔飘渺的旋律,曾经陪伴偶走过了最悲伤的日子,夜深人静的时候,关上门,静静地聆...

© Emyriallia | Powered by LOFTER